浅绿色长裙作文

点 击:  2019-10-29 08:58  来 源:网络整理  字号:

  浅绿色长裙

  夏邑尹宇宁

  一

  妈妈喜欢各式各样的裙子,长裙,短裙,中裙,裙裤…她房间里的那个衣柜满满的都是裙子,色彩斑斓。小时候的我曾经仰望一柜子的裙子,仰望着妈妈的笑容,感受妈妈手心的温度传到我额头,她曾笑着说:“凤凰喜欢哪一条裙子,以后妈妈就送给凤凰哪条好么?”我也笑着回应:“我喜欢那个浅绿色的。”

  那时的我很小,不明白妈妈回头看柜子里那条长裙的眼神是多么悲伤,不明白妈妈为何捧着裙摆露出温柔的眼神,不明白妈妈含着泪说好是怎么回事。

  妈妈在我9岁的时候离开了我,她和爸爸离婚了,过了一年又嫁给了一个很有钱的人。

  最终,那条浅绿色的长裙还是落在了我的白色大衣柜里,可14岁的我却没有兴趣再触碰。

  二

  初三的六月份即将来到,那对初三高三来说都是黑色六月,整天在教室里,昏昏沉沉的拿着笔每张灰绿色的卷子。闲暇时,姐妹们会在一起讨论一些题外话,而我一向内向,没有几个闺蜜,只有同桌郑凉蔚是和我对话最多的人。

  郑凉蔚这个女生就是一个“天之骄女”,人长得不说很漂亮,但是有一双大眼睛,很好看。头发也很好,最主要的是她成绩很好,轻而易举似的没离开过班级前十。有同学说她是重读的,因为她今年16岁,正该是我们高二的年龄,也是一个很花季的年龄。她对此却不多说什么,我曾经问过她为什么不解释一下自己真正的原因。她笑笑说:“反正我也算是重读了吧。”语气风轻云淡,仿佛说的不是她。

copyright dedecms


  郑凉蔚写完物理试卷伸了个懒腰,我抬头看了她一眼,揶揄道:“女神又这么快写完啦?”

  她拍拍我的头,真像个姐姐,她趴在桌子上问我:“凤凰,平常总是看你穿校服,周六也在穿校服,你不喜欢便装吗?”

  我不抬头,手中的笔在草稿纸上划来划去,“我不知道穿什么衣服啊,你呢,衣服这么多,喜欢哪个类型的?”

  郑凉蔚想了想,很无奈地叹口气,说:“裙子吧,我很喜欢裙子,但是妈妈不喜欢我穿裙子,她总是说我已经大了,裙子是小女孩的衣服,就像凤凰你这么大的孩子的衣服。”

  我不禁很惊讶,凉蔚的妈妈居然不喜欢裙子,如果我的妈妈在的话,妈妈绝对喜欢看到我穿裙子的。

  想到这里,我又想起了妈妈柜子里那么多的裙子,和我柜子里那条浅绿色的长裙。

  我说:“我妈妈很喜欢穿裙子的,我小时候也喜欢,但是到了9岁那年就没有穿过了,就开始讨厌裙子。”郑凉蔚问我为什么,她问我妈妈不会生气么,她问我9岁明明是女孩子正稚嫩正喜欢裙子的时候为什么我却开始讨厌裙子,她揶揄着说我心理早熟。我拧了她一把,便掩饰了自己心中的难过。

  妈妈从来没有问过我学习怎么样,妈妈从来没有问过我喜欢吃什么,妈妈从来没有问过我喜欢穿什么衣服,就在我很小很稚嫩正需要她的时候离开了我。我抬头看了看窗外下了阵雨,放下笔对凉蔚笑了笑,“女神,我们回宿舍吧?”
织梦好,好织梦


  她给我打伞,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我又想起了妈妈离开的那天,也是下着雷阵雨,她没有打伞,就拉着箱子从大门离开了,她抬头望了望天空,提起箱子,一步一步走着,我在门槛望着妈妈的背影,小小的双手紧紧抓着妈妈的项链,咬着下唇,两眼的泪水流满了脸庞。吸了吸鼻子,抓起门上挂着的伞奔了出去,张开嘴用全身的力气喊:“妈妈!”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妈妈,也是最后一次对她叫出妈妈这两个字,我看到妈妈回过头来,脸上带着我熟悉的笑容,她眼睛里的白色已经变成淡淡的红色,我鼻子一算,再次咬住下唇,低下头,伸出手,递上伞,她看不到我是多么悲伤的表情,看不到我流了多少泪水,她缓缓接过伞,摸摸我的头,“凤凰回去吧,雨很大。”我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妈妈回来吧,雨很大…”她听不到,她转过身撑开伞,继续向前走。手中项链的钻石扎得手很疼很疼。我很想问妈妈为什么在临走的时候不回头看我一眼,不再吻我,不再温柔的看着我,不再叫我凤凰,为什么,不再是我的妈妈。是凤凰哪里不乖么,还是凤凰把妈妈的胭脂水粉盒打碎了妈妈生气了,凤凰不会再这样了,凤凰求妈妈回来好么。妈妈最终没有听到,也没有感觉到我巨大的悲伤犹如潮水掩埋漫天大雨。就这样慢慢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慢慢消失在我的生命中… dedecms.com

  “凤凰?凤凰!凤凰!”我回过神,抬头看到凉蔚着急的面孔,,“凤凰,是淋到你了么,怎么哭了?抱歉…咦,凤凰…”

  我抱住郑凉蔚:“对不起,凉蔚姐姐,请让我抱一会…”

  她拍拍我的背,隐约点了点头。

  三

  “于是,你妈妈改嫁了?”她听完我说妈妈的故事之后说。

  我点头,“妈妈在那之后就再没有给我打过电话,没有问我过的好不好,没有来看过我…”

  郑凉蔚沉默了一会,把我揽进怀里,“我的怀抱可能没有你母亲的怀抱温暖,但是请你不要伤心了,凤凰是要站在最顶端的。”

  我没有告诉她,妈妈从来没有抱过我,我并不知道妈妈的怀抱会有多么温暖。

  翌日,我是在郑凉蔚的床上醒来的,她走过来,“终于醒了,走去吃饭吧。”我问她:“你怎么起这么早?”她推脱说有点事。

  我朦朦胧胧地走出了宿舍门,抬头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面孔,一个在我的梦境里出现了5年的女人,5年了,我只有看她的照片来怀念她的温柔,我不曾忘记她的面容。看得出,她这5年过的很好,气色比以前更好了,显得更年轻了。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有千言万语想要对她说,我想抱怨自己遇到的不顺心的事,我想责怪她为什么不来看我,我想对她诉说我的思念,最终汇成两个字,两个已经溃烂于心的字眼,又是多么熟悉多么温暖的字眼,“妈妈…”

  妈妈点头,她微笑着摸着我的头,就像9年前我仰望她的裙子时她的笑容一样,温暖又悲凉。

  凉蔚对妈妈点头示意,“阿姨,您和凤凰慢慢聊,我先去餐厅打饭。”

  妈妈笑着点头,妈妈回过头问我:“最近,过的开心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