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妖气对动漫为何有十【tube8图片】万个不满 4万个IP如何开发

点 击:  2019-09-21 04:01  来 源:网络整理  字号:

董志凌专门提到,之所以有妖气“有勇气”能说出一些对业界的真实看法而别人不能,很大原因在于有妖气的成长路径与定位跟国内的动画公司不一样,“在动画行业我们的角色是版权方、是平台,这导致思考的问题就不太一样,所以有时候是会显得有点无情。”但“我们希望能够成为整个行业里面一些问题的‘推手’,去第一把推一下。” 内容来自dedecms

这一年的变化赶上中国的三十年的变化,我们在做“十冷”的时候当时价格是一万多块钱多一点,那时候业界是平均是两三千;后来一年我们大概是两万块钱一分钟的时候,行业大概是一万块钱;当我们变成三万的时候,大家疯了,说“我们要超过有妖气”。为什么没有公布价格,因为我们的价格还在涨,如果现在公布最后数据,那是骗人的。

dedecms.com


【今日新闻消息2015年08月21日讯】7月21日,成立6年的有妖气举行了首次发布会,主角则是两天后即将开播的剧《雏蜂》。不过与一般互联网企业在现场拼命安利产品的行为不同,有妖气COO董志凌对行业进行了猛烈吐槽,也令现场有了别样的欢乐气氛。

dedecms.com

文化产业在资本热潮之下开始被迅速催熟,而动漫行业的肾上腺素水平也在飙升,制作成本开始不断上涨,甚至出现“抬价大战”。截止虎嗅采访时(7月22日)为止,有妖气推出的《雏蜂》的制作单价已经达到3万元/分钟,而且成本还在攀升。制作费迅速上升是福是祸?这个趋势是否已见顶?对于潮水般的金钱涌入动漫行业,隐忧又是什么?

本文来自织梦

与中国动漫相比,日本与欧美动漫产业的强大,除了因为人才强盛,更重要的是模式差别:产业化决定了动漫行业发展的速度和规模。一两个人做几分钟的实验短片很容易,但若成规模地生产,仍然做不到,这是阻碍中国动漫发展的最现实、最迫切的问题。 织梦好,好织梦

虎嗅:有妖气之前是一个漫画的平台,现在走到了一个动漫平台,你觉得有妖气在这些年哪些事没做成?

本文来自织梦

董:最主要的差别是工业化的问题。旧模式是小作坊的做法,定价是很主观的,做事也是有一些主观的,规模和产量很小,是不可以大量复制和扩容的。 内容来自dedecms

董:我们只做一些示范出来,如果结果比较好的话我们就告诉别人,,这个示范结果还挺好的,就懂了。 本文来自织梦

董:我们也在平衡各方关系。有领导就问我:你们的内容怎么样保证他的健康、绿色?我说,是这样的,现在年轻人很多东西只能疏,不能堵,不然谁看啊?没有人看,那你所有做工作白做,怎么办呢?比如说别人暴力指数是八,我们做个六的作品,因为如果你暴力指数是三没有人看了——首先是比别人轻,第二点是作品是我们做的,我们的尺度与引导性都可以把握。

织梦好,好织梦

虎嗅:事实上还有一些体制上问题很烦人,比如青少年动漫并不是儿童动漫,但我们把动画当成幼儿作品,导致整个市场包括电影排片大多数是六一和暑期档,电视台也是六点半孩子们放学了回家来看,这个从制度上已经框定了播出的时间和受众范围,你们怎么跟这种政策周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单元制作价格在飙升,但底层并没产业化 织梦好,好织梦

孱弱的中国动漫制作行业,似乎注定了有妖气手中IP的速度难上加难。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今年虽然“喜羊羊”稍微弱了一点,但是“十冷”加“大圣”两个作品超出预期,今年才过一半,理论来说还有年底还有一波机会,《功夫熊猫3》要来了,估计又很精彩。 织梦好,好织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