冼夫人与岭南的和平与安定

点 击:  2019-09-18 16:24  来 源:网络整理  字号: 移动版

弘毅

dedecms.com

我们知道,护周八百姜吕尚,保汉四百张子房,除却这两个较长的时代,中国在历史上饱受外族入侵与封建轮回之苦。黑格尔有言:“中国历史从本质上看是没有历史的,它只是君主覆灭的一再重复而已,任何进步都不可能从中产生。”他的话语未免失之偏颇。中国历史上不乏科学与文明之光,但科学与文明却未能把人从王朝兴衰引发的灾难中解脱出来。而每当王朝更替的时候,古中华大地几乎都会历经战乱,人祸天灾造成人口锐减。直至新王朝在旧王朝的躯体上重启,百姓的繁衍生息才使人口开始恢复,逐渐抹平战乱的疮痍。因此,能够在战乱中保一方平安,非有过人的智慧与谋略不可。如果能历三朝更迭而仍保持一方安定繁荣,那就无异于神明了。历史上的冼夫人就是这样一位神一样的存在。作为岭南地区的部族大首领,她一生曾事梁陈隋三代主,在乱世中“唯用一好心”力挽狂澜,实现朝代平稳过渡,使岭南免于战乱。这个“好心”,不仅是与人为善的“好心”,更是心怀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百姓福祉的家国情怀。因此,冼夫人生前就被奉为岭南“圣母”;身后,两千多座冼太庙遍及岭南以至东南亚地区,受万民崇拜,周恩来总理也称之为“中国巾帼英雄第一人”。当今世界,逆全球化思潮泛起,正面临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好心精神”仍然是化解纷争、破解乱局的不二法门。

copyright dedecms

冼夫人原名冼英,古高凉郡人。据《隋书·谯国夫人》载,她“世为南越首领……幼贤明,多筹略,在父母家,抚循部众,能行军用师,压服诸越”。南梁大同初年,罗州刺史冯融“闻夫人有志行,为其子高凉太守宝聘以为妻”。冯冼两大家族携手,致力于安抚和发展百越各部,不仅使岭南得以实现三朝平安过渡,而且收复海南,经略南海,开通海上对外贸易,使岭南渐成富庶安宁文明之地。 dedecms.com

而同时代的欧洲中心罗马帝国,正在如火如荼进行再征服运动,将落入蛮族王国之手的北非、西班牙、亚平宁地区收回。但是一场鼠疫爆发并蔓延了整个地中海世界,其极高的死亡率使罗马帝国国力锐减,人口从超过四千万跌至二千七百万左右,并在往后数百年中缓不过气来,再也没有称雄地中海的力量。然而欧洲人经历过的这种灾难,在中国已经上演了许多回,区别是欧洲的祸首是疾病而古中国是战乱。比如东汉桓帝时人口的巅峰是5648万,但汉末黄巾之乱与军阀割据混战,人民流离失所,饿殍千里,很多地方变成了无人区,就像曹操诗中讲的“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等到黄巾乱平,,各路诸侯兼并至吴魏蜀三国鼎立时,整个中国人口加起来只有760万,消灭了86.5%的人口。据葛剑雄主编的《中国人口史》的数据,隋唐之际大乱,人口也从6000万降至2500万。纵观王朝更替,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相比之下,我们更感念冼夫人每每在历史紧要关头挺身而出救岭南百姓于水火的睿智和伟大。

dedecms.com

话说冼冯联姻后,冼夫人尽力协助丈夫冯宝处理政事,并约束本族民众,有违法者,不论亲疏,不徇私情,“自此政令有序,人莫敢违”。再加之冼夫人平定广州都督萧勃之乱,岭南地区日渐安定繁荣。但此时中国历史迎来了一次王朝更替,公元557年陈霸先受梁帝禅让建立陈朝。陈霸先深知冯冼家族在岭南势大,当然心存警惕。按古今中外的惯例,君主会勒令封疆大吏把子嗣送来京城作为人质,以表忠诚之心。比如日本德川幕府的创始人德川家康,其幼年就是在大名今川义元家中以人质的身份度过的,后来他又被迫把自己的儿子送给丰臣秀吉的作人质。但是与大多数情形不同的是,当年冼夫人主动把自己九岁的儿子冯仆送至丹阳,表明忠心,令陈高祖放下心来,岭南地区因此进入了较为安定的发展时期。约三十年后,公元589年隋灭陈,隋文帝杨坚统一中原,但岭南地区尚未归附。据《隋书·谯国夫人》记载,“后遇陈国亡,岭南未有附,数郡共奉夫人,号为圣母,保境安民。”杨坚派总管韦洸安抚岭南,但陈将徐璒以南康拒守,韦洸“逡巡不敢进”。当初,冼夫人把扶南犀角手杖献给陈主,这时晋王杨广让陈后主给冼夫人写信,告诉她陈朝已经灭亡,命她归隋,且以犀杖和朝廷兵符作为凭据。夫人见到犀杖,确认陈朝已灭亡,“集首领数千,尽日恸哭”,然后派她的孙子冯魂率众迎隋军入广州城,至此岭南地区实现第二次平稳过渡。比之第一次梁陈交替,由陈到隋的和平过渡显得更为难能可贵,且更加清晰地体现了冼夫人“唯用一好心”精神。杨坚灭陈,而冼夫人与陈主是君臣关系,且当年陈霸先在岭南活动,与冯冼家族关系非常密切,通常来讲做出最后的抵抗或者是寻求光复陈朝都有道义名分。但是这样一来会给岭南地区带来战祸,导致生灵涂炭。此时的冼夫人的视界已经超越了愚忠之人,因此冼夫人率众为陈“尽日恸哭”后,还是选择了岭南政权和平过渡,确保国家统一,人民安康。这个时期,岭南相对稳定,没有大的战乱,人民生活也比较安定,相比因为侯景之乱和北方政权入侵而受到破坏的江南,以及因不同民族政权混战烽烟四起的华北,岭南算是一方可以安居乐业的净土,吸引了大量的避祸移民。宋代苏东坡在雷州《伏波庙记》中写道:“自汉末至五代,中原避乱之人多家于此。”千百年来,岭南人民立庙设祠纪念冼夫人,从最初的祖先崇拜,到成为神灵崇拜,由人到神演变的路径,正是对冼夫人“唯用一好心”精神认同的不断深化。

dedecms.com

冼夫人的好心精神在当今世界仍然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在长达数十年的政治军事生涯中,无论是反对动荡的武力平叛,还是基于和平统一的改弦更张,冼夫人都是从保护百姓、稳定岭南的角度决策与行动的,这是对孟子提出的“仁爱”、“民贵君轻”思想的实际运用。“民贵君轻”,民是基础,是根本,百姓没有了温饱之忧,国家才能真正富强。以此为基础的好心精神,至今仍然需要大力弘扬。毕竟,古今中外的历史上,多的是洪承畴,多的是左良玉,多的是李自成,多的是各种帝王,少的是罗马护民官。 内容来自dedecms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xinyi4.com/view-11239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