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传统地先锋着,先锋地传统着”

点 击:  2019-06-11 00:25  来 源:网络整理  字号: 移动版

“传统地先锋着,先锋地传统着”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刘根生

本文来自织梦

这段时间在南京有两台戏备受好评,一是《顾炎武》,二是《桃花扇》。  本文来自织梦

5月19日晚,在江苏大剧院,第二届江苏发展大会暨首届全球苏商大会与会嘉宾观看了原创昆剧《顾炎武》。“梅花奖”得主、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柯军领衔主演顾炎武。“梅花奖”得主、昆曲表演艺术家李鸿良,中生代京昆名家张大环、钱振荣,优秀青年演员施夏明、孙晶、张争耀、杨阳、林雨佳等联袂出演。台下,观众用喝彩声表达了对《顾炎武》的喜爱。一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更激起了强烈共鸣。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大型原创越剧《桃花扇》,继3月初首演之后,又经过2个月精心打磨,登上了2019南京文化艺术节。5月22日晚,该剧在南京市文化馆大剧场再度亮相。剧中侯方域一角由越剧名家、著名尹派小生、“梅花奖”得主王君安扮演,李香君一角由越剧名家,著名袁派花旦、“梅花奖”得主陶琪扮演。两朵“梅花”绽放,令戏迷们如痴如醉。谢幕时如潮的掌声持续不断,观众久久不愿离去。  dedecms.com

昆剧《顾炎武》,越剧《桃花扇》,为何有那么大魅力?  本文来自织梦

柯军不仅是“梅花奖”得主,而且在2018年荣获江苏文化艺术领域最高奖——紫金文化奖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顾炎武》是一出新编戏,但我们希望修新如旧,仿佛几百年前就有这出戏,这次只不过是把它复排了出来。为创排《顾炎武》,他多次去了顾炎武故居。感觉不如此“他也找不到我,我们也不可能找到他”。柯军又说,放到当代的昆曲新编戏创作中来看,昆曲人也不能只是局限在老祖宗留下来的“唱念做打多么美”里面,要跳出来,想想昆曲能够为现代社会注入怎样的精神力量,这正是创排《顾炎武》的初心所在。他把这种思路概括为:“传统地先锋着,先锋地传统着。”这又何尝不是昆剧《顾炎武》和越剧《桃花扇》最大魅力所在。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现在从过去演化而来,不懂得过去,就无法理解现在。但历史不像古董,能一代又一代以基本不变的物质形态传承下去,而是需要借助“重新思考”薪火相传。这种“重新思考”,不是把历史作为任意拿捏的玩偶,而是用历史唯物主义态度回望历史长河,准确把握深埋于历史尘埃中却具有生命力的历史真相、文化精华、精神实质,在不断发现历史新价值中启示当今。从这个意义上讲,不懂得现在,也无法真正理解过去。只有懂得现在,才能正确解释过去,在以往的历史资料中找到合适的主题,使“重新思考”有益于当今。“传统地先锋着,先锋地传统着”,就蕴含着这种辩证思想。 

内容来自dedecms

《顾炎武》《桃花扇》,为“传统地先锋着,先锋地传统着”作了生动诠释。《顾炎武》主要讲述清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客居山西的顾炎武有心还乡,启程时却因年老体弱,摔下马背。临终前,他回忆平生,向少年康熙解读生命叩问:“何谓亡国,何谓亡天下?”整部戏以顾炎武生平为主线,充分展现了顾炎武核心思想:“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仲德崑说:顾炎武超迈的民族忧患意识、社会责任意识、使命担当意识,光耀古今,永泽后世。《桃花扇》是部爱情悲剧,故事就发生在南京。作品借离合之情,抒兴亡之感,热情歌颂了敢于和权奸作斗争的高尚气节和爱国情感。越剧《桃花扇》,“浓缩了原作精神,展现了名作光辉”。两台戏不仅充分彰显了传统戏曲诗歌化之美,而且于古典中融入强烈时代感,给今人在强化家国情怀向上向善以激励。 

织梦好,好织梦

“诗文随世运,无日不趋新。”中国传统戏剧是一项综合性艺术,故事情节、人物性格、舞台动作等都渗透着中华民族的文化观念、文化生活、风俗人情。中国戏剧特别强调的伦理意识和伦理情感,也是中华民族的意识与情感。中国戏剧中正派人物,往往是中国人理想人格的化身。以故事活化和整合历史文化资源,“传统地先锋着”又”先锋地传统着”实现推陈出新,中国传统戏剧就能像古莲子那样在新的环境需求中发芽生长,进而在新时代开出全新的莲花,滋养和丰润今人的灵魂。

织梦好,好织梦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xinyi4.com/view-107217-1.html
    广告